今天大王更新了吗

大写的眼苏。
大写的舅妈。
我爱狐媚!!!(。
常年处在北极。

【羡澄】入魔(1)

本章魏哥专场,江宗主只说了一句话(…)
在魔改原著剧情的路上越走越远(…)
蓝湛可能等到完结都不会出场了(?
日常ooc,完全没写出魏哥的帅气 ,dbq魏哥
剧情啰嗦且磨蹭,下章这个问题可能会好一些?
碎碎念完毕。

————————————————————————————
扭曲圆环中血光幽幽,瘫在阵中的身影忽而一抖,猛然咳嗽几声后睁了眼,眸中光华绝非先前可比拟。
魏无羡由献舍而重生。
被恶鬼啃噬的难耐苦楚仍似于周身萦绕,激得他肩膀微颤,皮肤上起了层细密疙瘩。他狠搓几下双臂,欲驱散这若有若无的痛觉,倒反而又刮过了献舍人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痕,顿时疼得呲牙咧嘴。
他当机立断收手停止了这般自虐行为,回味了会接收到的属于献舍人的记忆,而后深深吸一口久违的人间空气,心境跌宕起伏。
不知乱葬岗一战后江澄如何了。他仍清晰记得在自己被众鬼噬尽前一秒江澄那惶然无措的眼神,就如同把一柄钝锈的大刀一寸寸捅入自己已然溃烂的内府,又带着淋漓鲜血生生转了几圈方才拔出。相较之下,肉体之痛竟算不得什么了。
那若是江澄遇见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问题在魏无羡脑中盘踞不散,但他说不出个所以然。
抽自己一顿泄愤然后继续兄弟情深?面无表情漠然而对?没认出自己然后擦肩而过?
他思绪纷杂,眼神不自觉乱飘,目光忽而定焦在置于桌上的铜镜上,里头映着他饿死鬼般的容貌。
这具身体的模样实在是不堪。破落衣衫几不蔽体,骨瘦如柴的身体半露,各处疤痕纵横交错,面上还涂得和个戏子一样。腮上大块绛红,脸抹得不见一点正常血色。
……还是不要遇到江澄的好。太鸡儿丢人了。
魏无羡维持着大字型的姿态瘫在阵里,半晌方才剪断如麻思绪,狠闭了闭眼然后猛然坐起,试图探索这逼仄的屋子。然而下一秒耳畔就有暴喝声劈头盖脸而来,他懵懵然抬头,只见一张吊死鬼般的丑脸。
他顿时一跳三丈连连后退,恨不得将自己缩到地缝里,直到再看不见这张不忍直视的脸才好。
然而天不遂人愿,那人不依不饶快步靠近魏无羡,手脚并用将他拖出了屋子。但他身上布料实在是单薄,地面又坑坑洼洼小石子广布。不多时,他后背便被磨得生疼,不必看也知肯定要脱层皮了。
一时眼前视野大亮,而太久未见天日使得他双目被阳光一晃便刺痛难忍。魏无羡迅速抬肘,把眼前光亮遮了个严严实实。
他无奈扯扯嘴角,颇为感慨。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自己有多久没被人这么粗暴地对待了。
魏无羡轻叹口气,只默不作声,暗自忍受背上火灼似的痛楚。说来也怪,吊死鬼把他拖出来后便不再出声,似是在等待谁的到来。
目不能视使得魏无羡的听觉格外敏锐。但闻一道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自远而近,慢慢飘到了他的耳边,而后在距他十余寸处休止。他只听脚步声便觉此人气度非凡,绝非属于这小小家族的人物。
在他正思索着是哪个仙门大家屈尊降贵来到这破地方时,来者开口了,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嫌恶,但似乎又有些细微差别:“这什么?”
魏无羡一时呼吸停滞,莫大的慌乱自胸口升腾而起,五脏六腑搅作一团。未曾预料到的过早重逢让他手足无措,连个适当的表情都不曾摆好,更何谈精心设计而出的寒暄,化解尴尬的俏皮话,恰到好处的肢体接触?
一切的一切都来不及考虑,现在只有一个空白的魏无羡来和江澄重逢。
就在他陷入极度不安时,他遮着眼的手臂被强行拽开,双目顿时大为刺痛,迎着阳光流下两行泪来。
那吊死鬼闻言毕恭毕敬答道:“家中不肖弟子,让江宗主见笑了。但此子精通鬼道,我怕他出来为非作歹,所以将他锁在了屋子里。”江澄不置可否,只伫立原地,但魏无羡感受到了他射向自己的探究视线。
被冠以不肖之名的魏无羡默然,专注于反复眨眼缓解不适。他实在是不敢看向江澄的方向,只能自虐般地盯着烈日,不多时眼前便青黑一片,视野模糊,再这般下去就该瞎了。他终是放弃,闭眼待青黑消散后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扭头看向江澄。
以魏无羡跌坐的视角,入目的首先是一双古朴蟒靴。走在这土路上长靴亦不沾尘土,将小腿包裹严实显出修长线条。修身紫袍下摆稍长,盖过膝盖,里头白色绸裤隐约可见。
他又缓缓将视线上移,江澄依旧左腰挂三毒,右手戴紫电,只是清心银铃不见踪迹。一条花纹繁复的腰封束着细腰,十三年未见江澄似乎瘦削很多。
魏无羡的目光最后落在故人的脸上,眉心一道血色细蕊一下夺走了他所有注意,他霎时面色发白,幸而有厚厚一层白粉作遮掩。
江澄入了魔?!
这……这怎么可能……江澄心性向来坚定,况且他还有银铃傍身……不对!江澄的银铃呢?!这种珍贵事物他应会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的啊?
魏无羡抱着自欺欺人的微渺希望再度细细打量江澄周身,试图找到点银铃存在的痕迹。然而希望彻底破灭。他颇失魂落魄的垂了眸,脑中嗡嗡作响。
“怎么?看够了吗?”
江澄冷然开口。
魏无羡抬头对上人一双眼,眸子幽黑得如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其间情绪不可窥探。
他不可遏止地联想到了江澄年少时的眼神。一双杏眼清澈灵动,透着少年意气,又含几分不合年龄的成熟。每每魏无羡闯祸时,江澄就蹙着眉拿这般眼神望他,或多添几分不由衷嫌弃,而后陪他一起担责受罚。
魏无羡微动了动唇。想问的太多,以至于全堵在了喉头,反而说不出只言片语。他一时情绪百转千回,最后却只低低唤了声。
“……江澄。”

评论 ( 14 )
热度 ( 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