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王更新了吗

大写的眼苏。
大写的舅妈。
我爱狐媚!!!(。
常年处在北极。

【羡澄】入魔(序)

一个入魔澄。大概算个前提概要?
真.不会写打戏。
等在后台的羡哥表示很心痛(…)

————————————————————————

江澄垂眸怔怔盯着自己颤抖的指尖。
片刻之前,魏无羡被众鬼所噬,化为乌有,一根头发丝都没留下。
满岗修士见状呆愣片刻,似是没料到这“除魔”之容易,旋即又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掌声,伴着笑声及叫好声,向来死气沉沉的乱葬岗一时竟是如菜市场一般热闹了。
而此时江澄置身于这喧闹天地,如尊古佛般静立原地,同周遭世界分隔,生出一股子孑然一身的孤寂落寞。
耳畔声响忽而如潮水般退去,江澄抬首茫然环顾四周,伐人修士、噬人恶鬼齐齐如蒸发般消失。寂静中阴风刮过,激起一阵彻骨寒意,只是不知是体寒还是心寒。
天地间只余他一人。
江澄一阵恍惚,眼前竟出现了江枫眠的身影。他张口欲言,却见父亲面上尽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一身破烂不堪的玄服被风刮起,露出内里千疮百孔的身体。
江澄惨白着脸后退半步,扭头便见江厌离身着一袭血红如火的嫁衣笑意盈盈望着他,神色是说不出的温柔。他眼眶一热,轻唤出一声蕴了无限思念的“阿姐”,跌跌撞撞走近几步,想给家姐一个久违的拥抱,却在尚未触碰到之前便眼睁睁看着家姐化作青烟飘散不见,而她笑靥如花的模样仍历历在目。
江澄举着的双手僵在空中,还未缓过神来,又有一身影现于眼前。
是魏婴,那个年少尚还恣意快活的魏婴。
他怔怔盯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胸口酸涩不可言说,不觉间已是两行清泪滚下。魏婴见状手忙脚乱上前替他擦拭泪水,用独属年少时的青涩嗓音道:“是谁欺负我们晚吟了?师兄替你报仇去!”
江澄闻言大恸,深吸口气,只默不作声将少年轻轻揽进怀里,像是抱住了他的整个世界。掌中触感极为真实,少年偏高的体温隔着衣料温暖着他。他甚至能嗅到魏婴身上飘出的莲香,竟是不像道心魔幻化而出的残影了。
然而不消片刻,怀里的人终也化为灰烬,落入脚下层层叠叠的尸体缝隙中。
江澄手仍环成圈状,一动不动凝固成尊雕像。而乱葬岗的焦尸腥臭涌来,冲散了空气中残留的淡淡莲香。他一时愣怔,而后是彻底的惶然无措。
此时他像个寻不到家的幼童,焦急、委屈、恐惧、慌乱一股脑袭上心头。他方寸大乱,腹中金丹开始震荡,灵力四处撺掇,在经脉中横冲直撞,周身激起难以言喻的疼痛。大抵是这痛感给了他些许清明,眼前幻境渐散,乱葬岗原貌现出。
各家修士仍在快意的笑,面上表情是说不出的可恶。江澄忽而恶向胆边生,胸中郁气直冲脑门,眉间一片红光乍现,二话不说扬起紫电向周边修士挥去。江澄已是恨极,用了十成十的灵力,紫电所及之处无人幸免。
众人未料到江澄会暴起发难,慌慌忙忙运起灵力抵御,修为却又不及,只得被抽得人仰马翻。
眨眼间,江澄身旁十米已无人站立,而一干修士瘫在地上手捂伤口咿呀叫唤,着实可笑。江澄冷笑声,手中招式愈发狠厉,紫电闪着电光快成数道虚影,空气亦被灼焦撕裂,打到人身上不知得是何等痛苦。
有修士侥幸躲过攻击,边往外跑边凄厉叫道:“江澄疯了——”话音未落,瞬间而至的江澄一鞭笞在他背上,那修士一口鲜血作水雾状喷出,软绵绵倒了下去。
外围修士终是注意到异动,只是见江澄凶恶不愿靠近,推推搡搡间竟无人出手。
江澄见状唇边讥讽意味更甚,一双杏眼此时已满是赤色,而原先眉间的红光已然凝成一道殷红细蕊。
——江澄入魔了。

评论 ( 13 )
热度 ( 9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