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王更新了吗

大写的眼苏。
大写的舅妈。
我爱狐媚!!!(。
常年处在北极。

【双杰】同归

强行abo世界观的双杰友情向。其实只是私心想写个A澄(…)
魔改原著剧情预警。
对蓝湛不太友好预警。
——————————————

江澄正值易感期,一点小打小闹都能惹得他大动肝火,再加之他平日就是说话刻薄雷厉风行的性子,门下弟子越加噤若寒蝉,盼着别出什么大乱才好。然事与愿违,大梵山冒出个惊天动地的幺蛾子。江澄闻言细眉一横杏眼一瞪,吓得前来禀报的门客抖了三抖。他捻起纸置于眼前看了又看,一声冷哼和着鼻音从喉咙滚出,翻手将纸拍在桌上,唰地站起,厉声道:“备四百张缚仙网到大梵山布置好!要快!”门客又抖了几抖,应了声慌慌张张退下了。

江澄重重坐下,垂头又打量起那张薄纸上的内容,左手摩挲着紫电,嘴角刻薄勾起。“献舍。呵。”他抬头望着窗外随风舞动的枯枝败叶,这与鬼修有关的字眼让他的记忆再度翻滚,而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又鲜活地跳到眼前,刺痛着叫嚣着,无理取闹般妄图使他就此倾颓。但他不会。他在弱冠之年撑起云梦江氏,在逆境中凭着根不屈的根骨迎难而上,佼佼立于众仙家之中,傲视群雄,三毒圣手这名号亦传扬开去。人都道他刻薄不近人情,殊不知他曾经也是个意气风发重情重义的少年郎。困境将他打磨成这般模样,全然如一柄锋芒毕露的宝剑,凌厉,不留情面,常以讥诮之色示人。

他忽而感觉很累。云梦的宗主也好,兰陵金氏家主的舅舅也罢,这些个称谓都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肩上,让他不敢有分毫懈怠。而现在,十三年来保持笔直的脊梁弯出了弧度,泄了力倚在椅背上,做出个放松的姿态,任由汹涌而来的疲惫感漫上心头。他收起在荷塘停留过久的眼神,浅叹声,终是缓缓阖目,陷入一段久违的梦境。

入目是一派欣欣向荣的莲花坞,接天莲叶碧,映日荷花红。几只纸鸢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飘荡,而弟子在校场上比着整齐划一的招式,也不乏偷懒之人在树荫下打盹,或是下了莲池嬉闹。他是一招一式苦练的,魏婴则是上蹿下跳玩闹的。然少年心性终究抵挡不住玩乐的诱惑,他便也随着魏婴上掏鸟蛋下拔莲藕,时而莲塘戏水时而月下饮酒。

而他现在以旁观者的视角看着自己少时的无忧无虑,怀缅之心固然有,更多的却是再也回不去了的慨叹。

恍惚间听见门客叫了一声,于是虚幻缥缈的梦境戛然而止,画面定格在两人张扬而笑,肩并肩躺着的晃晃悠悠的小舟里。

再一睁眼,他又是那个凌厉的江宗主。可以肆意表现喜怒哀乐的少年人永远留在了梦境里,伴着那段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江澄处理完手头事物又交代了众人几句便赶至大梵山,刚一落地就听到金凌大喊“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他眉毛挑起个微妙的弧度,缓步而前,沉声道:“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暂且不理金凌带着欣喜的呼唤,他的视线凝在了金凌背上的一张鬼符上,制作手法颇像他一位早逝的故人。他随手斩了鬼符,又转头看向面上涂得花花绿绿身形已然僵立的青年,一双杏眸微眯,薄唇开合,狠厉挤出几句话语,紫电也早已现原形,噼里啪啦闪着电光。

正值如此紧要关头,江澄手上将要挥舞紫电的动作忽而一顿,眉头紧紧皱起——易感期的敏锐嗅觉让他闻出空气中的异常,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时隔十三年再度于鼻尖萦绕。他原先清醒异常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心中各种酱油瓶醋罐子翻了一地,千滋百味一齐涌上喉头,梗得吐不出只言片语。他想大笑几声说句你回来了,又想指着他鼻头痛骂一场,亦想将人绑了带回祠堂让他在父母牌前跪个几天几夜……

只是所有想法尚未付诸行动便破灭了。一道浅色身影——蓝忘机半挡在魏无羡身前,避尘已然出鞘,属于天乾的信息素咄咄逼人地覆盖了方才几不可闻的酒香,一副要和江澄大打一场的模样。江澄被这恼人气味一激,本就是压抑着的信息素再也按耐不住,爆发而出,莲香同蓝忘机的书卷气压迫缠斗,互不相让。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江澄几是咬牙切齿道:“含光君这是做甚?”蓝忘机的视线全全本本落在魏无羡身上,语气难得带了点起伏:“护他。”江澄闻言冷笑声,甩了甩紫电讥讽道:“我云梦江氏的人什么时候需要含光君保护了?”

原本只僵立的魏无羡听了这句眼神忽然亮了,却因这具身体实力不济无法动弹,只得在三步外凝望江澄。被灼灼目光盯着的江澄顿时感到不自在起来,只扭头不看魏无羡,语气生硬问他:“你是和我回云梦还是和蓝湛走?”魏无羡喉结动了动,如获大赦欣喜若狂都不足以描绘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深吸几口气,半晌方才哑声道:“和你回莲花坞。”

江澄哼笑声,莲香尽散,紫电化为戒形套上食指,又将目光转向蓝忘机,其中意味不言而喻。蓝忘机僵立了会,终是收敛了气息侧身让道,望着魏无羡的目光赤裸到让在一米开外的江澄都感受到了其中的情真意切。于是江澄恍然大悟。都道含光君逢乱必出,原来是为了寻人。他心中升起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看着向他走来的魏无羡的目光中多了几分一言难尽。

魏无羡已满心欢喜,哪还有什么心思注意蓝忘机的视线。于是当他接收到江澄极为复杂的眼神后,他颇为疑惑地摸了摸脸,看向指尖,发现已是五颜六色,后知后觉想起自己脸上还有颜料,便以为江澄是因他样貌不雅方才用如此眼光看他,急忙拿黑袖把脸擦了个干净,露出个带点谄媚的笑。

江澄想着蓝忘机那茬,见魏无羡这般顿时肩膀一缩,鸡皮疙瘩从小臂一路爬到后背,握着三毒的手不觉紧了紧,于是干脆采取眼不见心不烦的策略,叫上金凌转身迈步就走。魏婴快步追了上去,弯了眉眼搭上他的肩,不曾有十三年间隙般的做派。

他们再度并肩而行。

评论 ( 6 )
热度 ( 69 )
TOP